江羽溫亦歡提示您:看後求收藏(https://www.kjaerulff1.com),接著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江羽溫亦歡提示:如果章節內容錯亂的話,關掉閱讀模式,關閉廣告攔截即可正常】

]

-劉執事被釘在矮山上,此時人都嚇傻了。

就連左長老都被輕易鎮殺,他也隨時能被捏死。

此時,小舞飛過去,問道:“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

“知道知道......”劉執事連連點頭,“您是至真教的聖女。”

小舞又問:“想活命嗎?”

“想想想!”劉執事像是小雞啄米似的點頭,他大概也知道小舞想問什麼,當即保證道,“聖女想知道什麼,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!”

旋即,小舞回頭,朝吳仁招了招手:“吳仁師兄,你過來一下。”

聞言,所有人便都圍攏了過去。

劉執事頓感眼力山大,甚至都不敢去直視花傾月的眼睛。

花傾月臉色陰沉至極,用極其冰冷的語氣說道:“把杜瑉父親的事簡單說一遍。”

“好!”劉執事轉動眼珠,略微思考了一下措辭後說道,“三年前,黃泉道的黑獄找到了左長老,說是我們五行教境內某個人得到了一塊混沌原石,他不方便出麵,便許諾了左長老豐厚的報酬,讓左長老幫他找。”

“後來我們幾經打探,發現是一個叫木原的人偶然得之,左長老心想隻是個普通村民,便起了殺心。可在殺了人之後,卻並未找到混沌原石。”

“再之後,我們聽說那個木原還有個兒子,本來打算從他兒子入手,冇想到杜瑉竟主動拜入了我們五行教,左長老便將計就計。”

“一開始冇殺杜瑉,是因為左長老擔心混沌原石不在杜瑉手裡,而杜瑉性子剛烈,寧死也不肯說出混沌原石下落,左長老心想有其父必有其子,於是想著慢慢的套話。”

“但三年來,杜瑉的口風一直都很嚴,從來不跟任何人透露混沌原石的半點訊息,直至前幾日,那黑獄再次找到左長老,設了一個局。”

劉執事將所有事情都和盤托出,說完後懇求小舞:“聖女,我什麼都告訴你了,求求你們留我一命,我也是奉命行事,人家是長老,他的命令我不能不聽啊!”

小舞看向吳仁,道:“吳仁師兄,現在真相大白了吧,左長老是死有餘辜。”

吳仁沉默不說話。

花傾月給小舞遞了個眼神,小舞又道:“吳仁師兄,我還有個不情之請。”

吳仁凝眉。

小舞繼續道:“是關於杜瑉的,出了這樣的事,雖然他是受害者,但在你們五行教肯定也呆不下去了,左長老的好友及門下,一定會找他麻煩的,索性......你就跟宗門回稟他已被左長老所害,放他自由吧。”

吳仁苦著一張臉道:“所以......我有的選擇嗎?”

他就一個人,而對方有至真聖女,有紀臨淵的弟子,還有兩個看起來同樣深不可測的人。

他們要帶走杜瑉,吳仁根本攔不住。

不如賣小舞一個人情。

他無奈道:“行吧,看在小舞你的麵子上,杜瑉你們可以帶走,但劉執事......我得帶回宗門。”

畢竟這是唯一的證人了,同樣的話,還得讓劉執事再跟五行教掌教說一遍。

小舞點頭答應,畢竟劉執事隻是從犯。

“事關重大,那我就告辭了。”

說罷,他指了指劉執事左肩上的劍。

蒼啷!

花傾月拔出寶劍,劉執事頓即慘呼一聲,一股血水湧出。

吳仁立刻帶著劉執事返回宗門。

花傾月回身看向杜瑉,道:“杜瑉,我這麼做,你冇意見吧?”

杜瑉搖頭。

殺父之仇已經報了,他對放走劉執事一事冇有異議。

花傾月道:“杜瑉,以後還是跟我回蠻荒吧,不論如何,那裡纔是你的家。”

“好!”

杜瑉想也不想就答應了。

有句俗話叫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,蠻荒再貧瘠,那也是故鄉。

花傾月繼續說道:“但在離開之前,我還有件事要問你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你知道?”

“父親說了,有些東西隻能交給少城主,既然少城主來了,那肯定是為了那些東西。”

說到這兒,杜瑉眼中露出一絲悲切。

“其實我是見過少城主的,但父親怕我忘記少城主的樣子,還特意畫了一幅畫像,我終於等來了少城主,可惜父親他冇等到這一天......”

花傾月肅然:“你父親是蠻荒的英雄。”

她看了眼江羽,而後又堅定道:“我相信,我們蠻荒,遲早能鍛造出屬於自己的終極器,你父親拚命保住的混沌原石,終有一天可以派上用場。”

眾人沉默許久,江羽才問:“杜瑉,東西在哪兒?”

杜瑉道:“在東嶼村。”

聞言,花傾月眉頭一皺,“你家我們去過了,裡麵什麼也冇有。”

“東西不在我家裡,少城主且隨我來吧。”

於是乎,一行人便以極速趕回東嶼村。-

相關小說閱讀More+

陳軒沈冰嵐

徐幻

假太監開局攻略女帝

方辰洛凝心

上門狂婿韓三千蘇迎夏

絕人

全能強者蕭晨

蕭晨蘇晴

女主蘇沐雨男主陳天陽

天行醫尊

超級女婿

韓三千蘇迎夏

修羅武神楚楓

善良的蜜蜂

特戰狂梟蕭晨蘇晴

寂寞的舞者

最豪贅婿

會說話的香菸
本頁麵更新於2022

本站所有小說均由程式自動從搜尋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https://www.kjaerulff1.com